天下書盟小說閱讀網歡迎您!
天下書盟小說閱讀網
您的位置:首頁 > 短篇

視美為生命

作者:txsm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6-17

(來源:人民日報--中國作家網? ?作者:劉巨德)

2010年11月20日“吳冠中藝術回顧大展”在浙江美術館開幕,觀眾在展廳里的吳冠中先生創作像前留念。 李 忠攝(影像中國)

吳冠中先生的藝術思想和作品,人生的風骨和精神,今天仍給人綿綿不盡的回味和思考。藏有吳先生作品的博物館、美術館、藝術館和學校,紛紛舉辦他的畫展,解讀他,緬懷他,探究他,稱他為二十世紀中國卓越的藝術大師,其間蘊含了一個時代的精神現象,和一個時代尋美的不眠靈魂,吸引著后來人。

香港藝術館為此把吳先生的繪畫編成舞蹈上演;有關吳先生的故事,相關藝術機構也在積極籌備拍攝電視片和電影;清華大學和新加坡國家美術館、中國美術館聯合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舉辦“美育人生——吳冠中先生百年誕辰藝術展”以及“美育人生——吳冠中先生百年誕辰國際學術報告會”,以茲懷念,意將高等教育“向美而行”。

美猶如真理的光芒,雖然難以直接接近,但發現美,方可找到真。“美哉!真理之源。”清華大學教授、數學家丘成桐先生這樣感嘆,等于他以切身的科學實踐和求索經驗告訴世人:真,藏在美的背后;求真,必須先發現美。

吳冠中先生一生追求美,信仰美,視美為生命,大講“形式美”,為美苦行,為美傾吐衷腸,構筑了藝術通往真理的另一條路,這對我們這個時代有著不凡的精神意義和價值指向。眾多專家學者和后人傾注極大熱情前往研究和賞析,尤其是理論家,以及他生前的好友、同事、同學、學生和親人,絡繹不絕地著述文論,有緬懷,有研究,不少著述深具比較的自覺與學術的意義,對重新認識吳先生,學習和繼承吳先生大愛大美的胸懷、唯真唯美的信念、開放的不拘東西的學術思想與獨立自由的藝術精神,提供了重要的文史參照。清華大學吳冠中藝術研究中心特將這些文章分為“藝壇縱橫”“藝事隨感”“藝道深情”三個板塊匯集成冊,作為紀念文集出版,以紀念人民藝術家吳冠中先生百年誕辰。

1919年至2019年,是中國翻天覆地大變革的一百年,是中國由弱到強的一百年,是中國文化藝術經受磨難坎坷而復興的一百年。吳冠中先生從少年至青年再到老年,親歷其間許多巨大變革。

值此富有歷史意義的時刻,回望吳先生棄工學藝后的年月,我們會看到,吳先生從留學到回國多少年來,崇尚美,探索美,尋找美,為美苦行,以美濟世的理想,從一而終。無論是生活還是內心世界,即使經受嚴峻挫傷,也不曾動搖他的初衷、改變他依循的軌跡。

他熱愛祖國的熱血,始終不曾冷卻。他探索堅守“形式美”“抽象美”,無怨無悔。他以魯迅為精神導師,在他認準的前行方向里特立獨行,即便寂寥寡和也持續不悖。他關心祖國在世界的藝術命運,主張“美術的‘立國之本’在于美”。美育,在他心里也成為人生的理想和精神的高標。

他熱愛自然景色的靈魂,為尋覓自然之大美,常頂著太陽的火炎,忘我地游走大地,暢游墨海,苦行僧一般搜奇尋美,寫生記錄他心中神圣的物我合一的光明和覺悟。他熱愛梵高為藝術發燒發狂的藝術激情,他堅信藝術在祖國,在故土,在蒼天,在自己的心里,一生致力于古為今用中國畫現代化,西為中用油畫民族化,贊頌生命美的力量。

他是時代的產兒,尋美的不眠者,在美術史的沃土漏夜耕耘,為祖國藝術面向世界的黎明奮斗。

吳冠中先生的一生智慧都在隱秘深層的肌體內流動著,噴涌著,生于逆境和苦難中,出乎常人的規制和預料外。一個字“真”,一個字“情”,使吳冠中先生的每件作品反過來印證著他自己,充滿著他對美的熱忱傾注和執著信仰。他的心是折射美的明鏡。

他,在現實生活之外,有一種不為人知的宇宙生活。他的“形式美”能闖過山巒森林,飛躍大地江河,透過萬物心靈,伸向天宇,進入蒼穹,自稱“風箏不斷線”,給我們留下很多模糊而清晰的想象時空。他常說,“小小的自我要求向宇宙擴展開去,人啊,總想在宇宙中馳騁,征服宇宙,獲得最大的自由,所以人人欣賞‘氣魄’‘氣勢磅礴’……”

今天,我們縱觀吳先生的作品,會發現“形式美”是吳冠中先生靈魂的大象,借此,他映照了整個世界。他的“形式美”既是他生命的形式,也是他藝術生命的本質。“形式美”無界又無限,誕生于中西繪畫高峰相會的靈魂里,萬物的蛛絲馬跡中,彩色雨的春天里,無我的心境中,中國的大地上,傳統文化的精髓中……光亮熠熠生輝,每一個愿意見識它的人終能發現,它是繼承中國傳統藝術的另一條路,它使中國傳統藝術氣勢磅礴地走向當代,走向世界。

也許“形式美”目前已成為美術界歷史的話題,但吳冠中先生的藝術靈魂仍在中國美術界的星空長存不眠。他的“形式美”“抽象美”“風箏不斷線”“風格是背影”等論斷,依然存在當下,也必將存于未來。吳冠中先生藝術生命及其精神價值的延伸與繼承,需要我們不斷地研究、探討,不斷地闡述和認知。

美無界,藝無界,思無界,物無界,我無界。吳冠中先生的藝術,活在無界的自然和人性深處,活在詩的王國中,活在亦真亦幻的永恒里,那是他的靈魂對萬物的想象和詠唱。“形式美”鑄造了他,他為美而生,開辟美的新航道。

上一篇:夏日四則
下一篇:太陽照在江灣體育場
 
电子游戏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