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書盟小說閱讀網歡迎您!
天下書盟小說閱讀網
您的位置:首頁 > 短篇

太陽照在江灣體育場

作者:txsm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6-13

(來源:新民晚報--中國作家網? ?作者:簡平)

小時候,每逢暑假,我常常去江灣體育場,那里有游泳池,學校的老師給我們辦理了游泳卡,也算暑假作業,必須要完成的,游一次蓋一個章。其實,江灣體育場離我家并不近,來回要走上一個半小時。有意思的是,在我的記憶中,每次去游泳,一走到那里天就暗了下來,烏云密布,黑壓壓的都是低飛的蜻蜓。游泳池是露天的,那里除了標準池,還有一個“娃娃池”,半個月亮的模樣,深不過小腿,孩子們最喜歡呆在三個噴嘴下面嬉戲。那時,整個體育場并不全部對外開放,一個室內的、一個室外的場館都深鎖著,我們竭力去打探,只見室內的堆滿了雜物,室外的則是野草叢生。

即便這樣,江灣體育場在我的眼里還是氣勢磅礴的。那時,我家附近也有個體育場,也是附帶游泳池的,但場地和泳池完全無法與江灣體育場相比擬,規模很小,所以,我每每頂著烈日去江灣體育場時,會想為什么這里不建得大一點呢。殊不知,江灣體育場在1935年10月建成時,可是被譽為“遠東第一體育場”的。當時,江灣地區正實施“大上海計劃”,以建立“新上海中心”與列強租界抗衡,而體育場便是其中的一個重點項目。整個體育場由著名建筑師董大酉主持設計,有運動場、體育館和游泳池,占地三百六十畝。用于田徑和足球比賽的運動場為體育場之主體,大看臺是長達千米的環形建筑,高十一米,共兩層,計二十二級臺階,可容納四萬兩千名觀眾。大看臺設東西司令臺,由白石筑成,上刻吳鐵城題“上海市運動場”,高二十米,共三層,其左右頂巔各置一座古銅色大鼎。通過三個高八米的拱形大門可以進入大廳,空間高大,渾厚堅實,大拱門上刻有“國家干城”“我武維揚”“自強不息”三額。1936年的《上海市年鑒》稱:“江灣體育場建筑之偉大、范圍之廣袤,其于體育場之地位,目下遠東殆無與匹。”遺憾的是,抗日戰爭爆發后,江灣體育場隨整體規劃中的“大上海計劃”一起湮沒了。

直至改革開放,江灣體育場才迎來新生:1983年,第五屆全國運動會首次在北京以外的城市舉辦,歷史性地選擇了上海,并選擇江灣體育場為主體育場;2007年,江灣體育場作為第十二屆世界夏季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閉幕式主會場,聲名遠揚。近年來,為大力倡導全民健身,為市民提供體育鍛煉場所,五角場街道配合有關部門對江灣體育場再度整修改造,這座一度落寞的“遠東第一體育場”煥然一新,變身為休閑運動中心,辟有足球場、游泳館、健身步道和羽毛球場,而體育場門前的下沉式廣場,更成為這一區域的時尚中心,每一格臺階都被精心地綠化、美化、亮化了,啁啾的鳥鳴中,歷史感與現代感互相照應。

如今,當我再次來到江灣體育場時,太陽高照,沒有一絲烏云,歷經滄桑的灰白的門樓,紅色的磚墻,青綠的鐵門,在一縷縷如同凈水的陽光下,洗去了沉積的塵埃,顯出勃勃生氣。我還是忘不了我小時候常去的游泳池,現在其已穿上了“外套”,成了室內泳池,這樣一年四季都可游泳了,而且即使在夏天,也不會再因為露天暴曬而成為“小黑皮”,也不會因為突下暴雨而在泳池內狼狽不堪。我特意去看了一下,原先的那個“娃娃池”依然還在,而寬20米,長50米,水深最淺處為1.2米,最深處為2.4米的標準池在室內顯得格外宏大。我忽然想起,有一次,我在“娃娃池”里玩夠后,起身走向標準池,那時,尚不會游泳的我只能在淺水區,緊貼池壁,踮起腳尖,抓住欄桿,把頭浸到水里練習憋氣,可那天不知怎么回事,我把深水區誤認為淺水區了,而且還一下子跳了下去,結果迅速沉落,驚慌失措中,我又是劃水,又是蹬水,后來倒是自己浮了起來,向上漂升的那一刻,我看見了越來越強的光亮,那是生生不息的可以自由呼吸的明亮的地方。

上一篇:視美為生命
下一篇:澧河之醉
 
电子游戏机价格